听书 - 都市神级圣医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“师父。”

黄紫欣一脸欣喜地走到中年男子的面前,然后给陈风做起了介绍。

“师父,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高人,他很厉害的。”

然后,将陈风在飞机上的事说了一遍。

听到此话,仲天庆眉头微微一挑。

“不好意思,敢问阁下姓名。”

仲天庆淡淡地说道,看向陈风,目光之中的警惕依然没有消失。

“免贵姓陈,耳东陈。”

陈风脸色平静,对于秃顶男子的恶意,他却是没有在意。

“我希望你离我这徒弟远一点,她性子单纯,我不想她被人骗了。”

仲天庆一脸严肃地警告陈风,目光带着冰冷。

听到此话,黄紫欣脸色微微一变,顿时知道师父是生气了。

平时就很少让她与同龄人往来,甚至有些学院当中的学生传言仲天庆要对她图谋不轨,这样的事,在各大高校屡见不鲜。

但这么多年下来,对方对她十分友好,根本没有过任何不轨,甚至给她一种父亲的感觉。

陈风眉头一皱,看向了对方,“今天我是过来治病的,你误会了。”

说罢,就要往病人走过去。

“哈哈,我仲天庆过来了,何须你一个医学生出手。”

“何况,你要是将病人治死了,我便没得治了。”

仲天庆哈哈一笑,目光之中充满了睥睨。

周围之人听到仲天庆的大名,纷纷转过头来,带着几分惊讶。

“医学界的泰山北斗仲天庆,据说是多个医学领域的大师,龙家好大的面子。”

“他应该是自愿来的吧,龙伯元与他有旧。”

“不过,他过来的话,应该稳了。”

……

听到周围之人的窃窃私语,陈风大有深意地看了仲天庆一眼,没想到这个家伙来头竟然还不小。

“教授,您怎么来了,太好了,那您看看这病人怎么治。”

管家过来,惊喜地说道。

仲天庆则是摆了摆手,走到病人的面前,瞥了一眼。

“无防,能治。”

听到此话,周围之人立刻露出期待之色。

他们虽是医学界小有名气之人,但是对于这样奇怪的病情却是头一回见。

毕竟,中尸毒之人一般极难见到。

“教授,您说是什么病?”

“初步判断是系统性弥漫性硬皮病,俗称僵尸病、木头人。这种病相当罕见,发病率大概只有百万分之三。”

“要治好花费的时间非常久,不过今天我是有备而来。”

仲天庆轻声说道,他早已做足了准备工作,之所以来得这么晚,就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听到仲天庆的话,周围立刻有些人反应了过来。

“我就说,难怪了!原来是这个病,之前我怎么没有想到。”

一名医学大师拍了拍脑门。

仲天庆却是摇了摇头,这样的病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够看得出来的。

随后,他看向了陈风:“小子,你觉得呢?”

这话,显然是在考察陈风。

想看看陈风的实力,但陈风并没有打算多说什么。

只是摇了摇头,说道:“是僵尸病,不过却不是你们认为的皮肤病,他是中了尸毒。”

此话一出,周围之人顿时大惊失色,随后冷笑起来。

“这世间,哪有什么僵尸。”

“没错,老夫活了大半辈子。”

一顿冷嘲热讽自是少不了,尤其是对于一些老教授而言,他们学了一辈子的医,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僵尸。

那也不过是港岛电影上的屏幕形象罢了,现实当中,谁若是说哪里哪里有僵尸,必然会引起一番嘲笑。

仲天庆也是摇了摇头,目光之中的厌恶更甚。

“说不定真的有呢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而且修行者不是已经被证实真的存在了吗?”

“既然修行者存在,那么僵尸为什么不能存在?”

就在此时,黄紫欣站了出来,替陈风说话道。

对于陈风,她始终感觉对方就像是一口深不可测的古井一般,根本见不到底。

而且,她觉得陈风的医术是真的很强,甚至比师父还要强,这是她的直觉。

但现在这种情况,她是没有办法说出来的,不然就是打自家师父的脸了,以后还怎么混。

“不服?那你就试试吧。”

陈风耸了耸肩,退到一旁。

而仲天庆则是按照皮肤“僵尸病”开始进行治病,他使用的是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,内服药加中药外熏。

整个过程,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已经初见成效。

皮肤已经开始软化,而且,最外表的硬皮开始脱落。

“皮肤开始修复了,不愧是医学教授,不愧是我国医学界第一人。”

周围之人又是一连串的马屁上去。

“不急,我这还有一秘方,用羊血涂满患者表面,加上我的特殊药,就能行了。”

仲天庆有些疲惫地说道。

“你这是要杀人,僵尸喜食鲜血,你一涂,僵尸立马就苏醒。”

就在此时,一道不合时宜地声音响起。

说话之人,自然就是陈风。

听到此话,仲天庆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。

“小小年纪就不务正业,你以为你那点心思我不知道?想要泡我的学生,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。”

“还不赶紧准备。”

仲天庆再也不掩饰,此刻直接爆发。

黄紫欣呆住了,原来师父是觉得陈风在骚扰自己,甚至是一个骗子。

难怪见面就针对陈风。

“师父,不是这样的。”

她连忙过来想要解释,但仲天庆依然我行我素,根本没有当一回事。

毕竟,能够走到今天的地位,都是靠自信甚至是自负加上强悍的医术走出来的。

很快,羊血送了过来。

按照仲天庆的指示,众人立刻将羊血涂满患者的全身皮肤。

“你这是在作死。”

陈风冷眼看着这一幕。

周围之人,都在替仲天庆说道。

倒是让陈风有些郁闷,直接动手杀了?那也不合适。

毕竟,仲天庆还是救了不少的患者。

只是,面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,依然是我行我素。

陈风也打算让对方自食一次恶果。

“果然好了,这皮肤,好像是真的一样,就是这脱落的样子太丑了。”

管家欣喜地说道。

陈风却是能够看出,羊血方才似乎是在沸腾,这是僵尸在吸收鲜血,很快就能站起来。

“要苏醒了,快看,眼睛动了。”

黄紫欣轻声说道,目光之中充满了惊讶,仿佛是第一次认识师父一般。

仲天庆心中松了口气,脸上也带着几分欣喜。

又治好了一例奇症,这对他的医学生涯十分重要。

突然,那患者猛地站了起来。

“很好,很有精神。”

陈风扫了一眼,此刻患者基本已经转化成了僵尸,仅存的一丝意志也陷入了沉睡之中。

“吼!”

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中,竟是看到患者突然双手猛然插出,死死地掐住了仲天庆的脖子。

仲天庆脑海之中闪过陈风的话,真是僵尸……

陈风摇了摇头,说了是僵尸你不信。

“说不定真的有呢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而且修行者不是已经被证实真的存在了吗?”

“既然修行者存在,那么僵尸为什么不能存在?”

就在此时,黄紫欣站了出来,替陈风说话道。

对于陈风,她始终感觉对方就像是一口深不可测的古井一般,根本见不到底。

而且,她觉得陈风的医术是真的很强,甚至比师父还要强,这是她的直觉。

但现在这种情况,她是没有办法说出来的,不然就是打自家师父的脸了,以后还怎么混。

“不服?那你就试试吧。”

陈风耸了耸肩,退到一旁。

而仲天庆则是按照皮肤“僵尸病”开始进行治病,他使用的是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,内服药加中药外熏。

整个过程,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已经初见成效。

皮肤已经开始软化,而且,最外表的硬皮开始脱落。

“皮肤开始修复了,不愧是医学教授,不愧是我国医学界第一人。”

周围之人又是一连串的马屁上去。

“不急,我这还有一秘方,用羊血涂满患者表面,加上我的特殊药,就能行了。”

仲天庆有些疲惫地说道。

“你这是要杀人,僵尸喜食鲜血,你一涂,僵尸立马就苏醒。”

就在此时,一道不合时宜地声音响起。

说话之人,自然就是陈风。

听到此话,仲天庆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。

“小小年纪就不务正业,你以为你那点心思我不知道?想要泡我的学生,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。”

“还不赶紧准备。”

仲天庆再也不掩饰,此刻直接爆发。

黄紫欣呆住了,原来师父是觉得陈风在骚扰自己,甚至是一个骗子。

难怪见面就针对陈风。

“师父,不是这样的。”

她连忙过来想要解释,但仲天庆依然我行我素,根本没有当一回事。

毕竟,能够走到今天的地位,都是靠自信甚至是自负加上强悍的医术走出来的。

很快,羊血送了过来。

按照仲天庆的指示,众人立刻将羊血涂满患者的全身皮肤。

“你这是在作死。”

陈风冷眼看着这一幕。

周围之人,都在替仲天庆说道。

倒是让陈风有些郁闷,直接动手杀了?那也不合适。

毕竟,仲天庆还是救了不少的患者。

只是,面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,依然是我行我素。

陈风也打算让对方自食一次恶果。

“果然好了,这皮肤,好像是真的一样,就是这脱落的样子太丑了。”

管家欣喜地说道。

陈风却是能够看出,羊血方才似乎是在沸腾,这是僵尸在吸收鲜血,很快就能站起来。

“要苏醒了,快看,眼睛动了。”

黄紫欣轻声说道,目光之中充满了惊讶,仿佛是第一次认识师父一般。

仲天庆心中松了口气,脸上也带着几分欣喜。

又治好了一例奇症,这对他的医学生涯十分重要。

突然,那患者猛地站了起来。

“很好,很有精神。”

陈风扫了一眼,此刻患者基本已经转化成了僵尸,仅存的一丝意志也陷入了沉睡之中。

“吼!”

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中,竟是看到患者突然双手猛然插出,死死地掐住了仲天庆的脖子。

仲天庆脑海之中闪过陈风的话,真是僵尸……

陈风摇了摇头,说了是僵尸你不信。

“说不定真的有呢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而且修行者不是已经被证实真的存在了吗?”

“既然修行者存在,那么僵尸为什么不能存在?”

就在此时,黄紫欣站了出来,替陈风说话道。

对于陈风,她始终感觉对方就像是一口深不可测的古井一般,根本见不到底。

而且,她觉得陈风的医术是真的很强,甚至比师父还要强,这是她的直觉。

但现在这种情况,她是没有办法说出来的,不然就是打自家师父的脸了,以后还怎么混。

“不服?那你就试试吧。”

陈风耸了耸肩,退到一旁。

而仲天庆则是按照皮肤“僵尸病”开始进行治病,他使用的是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,内服药加中药外熏。

整个过程,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已经初见成效。

皮肤已经开始软化,而且,最外表的硬皮开始脱落。

“皮肤开始修复了,不愧是医学教授,不愧是我国医学界第一人。”

周围之人又是一连串的马屁上去。

“不急,我这还有一秘方,用羊血涂满患者表面,加上我的特殊药,就能行了。”

仲天庆有些疲惫地说道。

“你这是要杀人,僵尸喜食鲜血,你一涂,僵尸立马就苏醒。”

就在此时,一道不合时宜地声音响起。

说话之人,自然就是陈风。

听到此话,仲天庆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。

“小小年纪就不务正业,你以为你那点心思我不知道?想要泡我的学生,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。”

“还不赶紧准备。”

仲天庆再也不掩饰,此刻直接爆发。

黄紫欣呆住了,原来师父是觉得陈风在骚扰自己,甚至是一个骗子。

难怪见面就针对陈风。

“师父,不是这样的。”

她连忙过来想要解释,但仲天庆依然我行我素,根本没有当一回事。

毕竟,能够走到今天的地位,都是靠自信甚至是自负加上强悍的医术走出来的。

很快,羊血送了过来。

按照仲天庆的指示,众人立刻将羊血涂满患者的全身皮肤。

“你这是在作死。”

陈风冷眼看着这一幕。

周围之人,都在替仲天庆说道。

倒是让陈风有些郁闷,直接动手杀了?那也不合适。

毕竟,仲天庆还是救了不少的患者。

只是,面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,依然是我行我素。

陈风也打算让对方自食一次恶果。

“果然好了,这皮肤,好像是真的一样,就是这脱落的样子太丑了。”

管家欣喜地说道。

陈风却是能够看出,羊血方才似乎是在沸腾,这是僵尸在吸收鲜血,很快就能站起来。

“要苏醒了,快看,眼睛动了。”

黄紫欣轻声说道,目光之中充满了惊讶,仿佛是第一次认识师父一般。

仲天庆心中松了口气,脸上也带着几分欣喜。

又治好了一例奇症,这对他的医学生涯十分重要。

突然,那患者猛地站了起来。

“很好,很有精神。”

陈风扫了一眼,此刻患者基本已经转化成了僵尸,仅存的一丝意志也陷入了沉睡之中。

“吼!”

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中,竟是看到患者突然双手猛然插出,死死地掐住了仲天庆的脖子。

仲天庆脑海之中闪过陈风的话,真是僵尸……

陈风摇了摇头,说了是僵尸你不信。

“说不定真的有呢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而且修行者不是已经被证实真的存在了吗?”

“既然修行者存在,那么僵尸为什么不能存在?”

就在此时,黄紫欣站了出来,替陈风说话道。

对于陈风,她始终感觉对方就像是一口深不可测的古井一般,根本见不到底。

而且,她觉得陈风的医术是真的很强,甚至比师父还要强,这是她的直觉。

但现在这种情况,她是没有办法说出来的,不然就是打自家师父的脸了,以后还怎么混。

“不服?那你就试试吧。”

陈风耸了耸肩,退到一旁。

而仲天庆则是按照皮肤“僵尸病”开始进行治病,他使用的是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,内服药加中药外熏。

整个过程,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已经初见成效。

皮肤已经开始软化,而且,最外表的硬皮开始脱落。

“皮肤开始修复了,不愧是医学教授,不愧是我国医学界第一人。”

周围之人又是一连串的马屁上去。

“不急,我这还有一秘方,用羊血涂满患者表面,加上我的特殊药,就能行了。”

仲天庆有些疲惫地说道。

“你这是要杀人,僵尸喜食鲜血,你一涂,僵尸立马就苏醒。”

就在此时,一道不合时宜地声音响起。

说话之人,自然就是陈风。

听到此话,仲天庆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。

“小小年纪就不务正业,你以为你那点心思我不知道?想要泡我的学生,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。”

“还不赶紧准备。”

仲天庆再也不掩饰,此刻直接爆发。

黄紫欣呆住了,原来师父是觉得陈风在骚扰自己,甚至是一个骗子。

难怪见面就针对陈风。

“师父,不是这样的。”

她连忙过来想要解释,但仲天庆依然我行我素,根本没有当一回事。

毕竟,能够走到今天的地位,都是靠自信甚至是自负加上强悍的医术走出来的。

很快,羊血送了过来。

按照仲天庆的指示,众人立刻将羊血涂满患者的全身皮肤。

“你这是在作死。”

陈风冷眼看着这一幕。

周围之人,都在替仲天庆说道。

倒是让陈风有些郁闷,直接动手杀了?那也不合适。

毕竟,仲天庆还是救了不少的患者。

只是,面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,依然是我行我素。

陈风也打算让对方自食一次恶果。

“果然好了,这皮肤,好像是真的一样,就是这脱落的样子太丑了。”

管家欣喜地说道。

陈风却是能够看出,羊血方才似乎是在沸腾,这是僵尸在吸收鲜血,很快就能站起来。

“要苏醒了,快看,眼睛动了。”

黄紫欣轻声说道,目光之中充满了惊讶,仿佛是第一次认识师父一般。

仲天庆心中松了口气,脸上也带着几分欣喜。

又治好了一例奇症,这对他的医学生涯十分重要。

突然,那患者猛地站了起来。

“很好,很有精神。”

陈风扫了一眼,此刻患者基本已经转化成了僵尸,仅存的一丝意志也陷入了沉睡之中。

“吼!”

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中,竟是看到患者突然双手猛然插出,死死地掐住了仲天庆的脖子。

仲天庆脑海之中闪过陈风的话,真是僵尸……

陈风摇了摇头,说了是僵尸你不信。

“说不定真的有呢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而且修行者不是已经被证实真的存在了吗?”

“既然修行者存在,那么僵尸为什么不能存在?”

就在此时,黄紫欣站了出来,替陈风说话道。

对于陈风,她始终感觉对方就像是一口深不可测的古井一般,根本见不到底。

而且,她觉得陈风的医术是真的很强,甚至比师父还要强,这是她的直觉。

但现在这种情况,她是没有办法说出来的,不然就是打自家师父的脸了,以后还怎么混。

“不服?那你就试试吧。”

陈风耸了耸肩,退到一旁。

而仲天庆则是按照皮肤“僵尸病”开始进行治病,他使用的是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,内服药加中药外熏。

整个过程,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已经初见成效。

皮肤已经开始软化,而且,最外表的硬皮开始脱落。

“皮肤开始修复了,不愧是医学教授,不愧是我国医学界第一人。”

周围之人又是一连串的马屁上去。

“不急,我这还有一秘方,用羊血涂满患者表面,加上我的特殊药,就能行了。”

仲天庆有些疲惫地说道。

“你这是要杀人,僵尸喜食鲜血,你一涂,僵尸立马就苏醒。”

就在此时,一道不合时宜地声音响起。

说话之人,自然就是陈风。

听到此话,仲天庆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。

“小小年纪就不务正业,你以为你那点心思我不知道?想要泡我的学生,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。”

“还不赶紧准备。”

仲天庆再也不掩饰,此刻直接爆发。

黄紫欣呆住了,原来师父是觉得陈风在骚扰自己,甚至是一个骗子。

难怪见面就针对陈风。

“师父,不是这样的。”

她连忙过来想要解释,但仲天庆依然我行我素,根本没有当一回事。

毕竟,能够走到今天的地位,都是靠自信甚至是自负加上强悍的医术走出来的。

很快,羊血送了过来。

按照仲天庆的指示,众人立刻将羊血涂满患者的全身皮肤。

“你这是在作死。”

陈风冷眼看着这一幕。

周围之人,都在替仲天庆说道。

倒是让陈风有些郁闷,直接动手杀了?那也不合适。

毕竟,仲天庆还是救了不少的患者。

只是,面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,依然是我行我素。

陈风也打算让对方自食一次恶果。

“果然好了,这皮肤,好像是真的一样,就是这脱落的样子太丑了。”

管家欣喜地说道。

陈风却是能够看出,羊血方才似乎是在沸腾,这是僵尸在吸收鲜血,很快就能站起来。

“要苏醒了,快看,眼睛动了。”

黄紫欣轻声说道,目光之中充满了惊讶,仿佛是第一次认识师父一般。

仲天庆心中松了口气,脸上也带着几分欣喜。

又治好了一例奇症,这对他的医学生涯十分重要。

突然,那患者猛地站了起来。

“很好,很有精神。”

陈风扫了一眼,此刻患者基本已经转化成了僵尸,仅存的一丝意志也陷入了沉睡之中。

“吼!”

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中,竟是看到患者突然双手猛然插出,死死地掐住了仲天庆的脖子。

仲天庆脑海之中闪过陈风的话,真是僵尸……

陈风摇了摇头,说了是僵尸你不信。

“说不定真的有呢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而且修行者不是已经被证实真的存在了吗?”

“既然修行者存在,那么僵尸为什么不能存在?”

就在此时,黄紫欣站了出来,替陈风说话道。

对于陈风,她始终感觉对方就像是一口深不可测的古井一般,根本见不到底。

而且,她觉得陈风的医术是真的很强,甚至比师父还要强,这是她的直觉。

但现在这种情况,她是没有办法说出来的,不然就是打自家师父的脸了,以后还怎么混。

“不服?那你就试试吧。”

陈风耸了耸肩,退到一旁。

而仲天庆则是按照皮肤“僵尸病”开始进行治病,他使用的是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,内服药加中药外熏。

整个过程,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已经初见成效。

皮肤已经开始软化,而且,最外表的硬皮开始脱落。

“皮肤开始修复了,不愧是医学教授,不愧是我国医学界第一人。”

周围之人又是一连串的马屁上去。

“不急,我这还有一秘方,用羊血涂满患者表面,加上我的特殊药,就能行了。”

仲天庆有些疲惫地说道。

“你这是要杀人,僵尸喜食鲜血,你一涂,僵尸立马就苏醒。”

就在此时,一道不合时宜地声音响起。

说话之人,自然就是陈风。

听到此话,仲天庆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。

“小小年纪就不务正业,你以为你那点心思我不知道?想要泡我的学生,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。”

“还不赶紧准备。”

仲天庆再也不掩饰,此刻直接爆发。

黄紫欣呆住了,原来师父是觉得陈风在骚扰自己,甚至是一个骗子。

难怪见面就针对陈风。

“师父,不是这样的。”

她连忙过来想要解释,但仲天庆依然我行我素,根本没有当一回事。

毕竟,能够走到今天的地位,都是靠自信甚至是自负加上强悍的医术走出来的。

很快,羊血送了过来。

按照仲天庆的指示,众人立刻将羊血涂满患者的全身皮肤。

“你这是在作死。”

陈风冷眼看着这一幕。

周围之人,都在替仲天庆说道。

倒是让陈风有些郁闷,直接动手杀了?那也不合适。

毕竟,仲天庆还是救了不少的患者。

只是,面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,依然是我行我素。

陈风也打算让对方自食一次恶果。

“果然好了,这皮肤,好像是真的一样,就是这脱落的样子太丑了。”

管家欣喜地说道。

陈风却是能够看出,羊血方才似乎是在沸腾,这是僵尸在吸收鲜血,很快就能站起来。

“要苏醒了,快看,眼睛动了。”

黄紫欣轻声说道,目光之中充满了惊讶,仿佛是第一次认识师父一般。

仲天庆心中松了口气,脸上也带着几分欣喜。

又治好了一例奇症,这对他的医学生涯十分重要。

突然,那患者猛地站了起来。

“很好,很有精神。”

陈风扫了一眼,此刻患者基本已经转化成了僵尸,仅存的一丝意志也陷入了沉睡之中。

“吼!”

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中,竟是看到患者突然双手猛然插出,死死地掐住了仲天庆的脖子。

仲天庆脑海之中闪过陈风的话,真是僵尸……

陈风摇了摇头,说了是僵尸你不信。

“说不定真的有呢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而且修行者不是已经被证实真的存在了吗?”

“既然修行者存在,那么僵尸为什么不能存在?”

就在此时,黄紫欣站了出来,替陈风说话道。

对于陈风,她始终感觉对方就像是一口深不可测的古井一般,根本见不到底。

而且,她觉得陈风的医术是真的很强,甚至比师父还要强,这是她的直觉。

但现在这种情况,她是没有办法说出来的,不然就是打自家师父的脸了,以后还怎么混。

“不服?那你就试试吧。”

陈风耸了耸肩,退到一旁。

而仲天庆则是按照皮肤“僵尸病”开始进行治病,他使用的是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,内服药加中药外熏。

整个过程,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已经初见成效。

皮肤已经开始软化,而且,最外表的硬皮开始脱落。

“皮肤开始修复了,不愧是医学教授,不愧是我国医学界第一人。”

周围之人又是一连串的马屁上去。

“不急,我这还有一秘方,用羊血涂满患者表面,加上我的特殊药,就能行了。”

仲天庆有些疲惫地说道。

“你这是要杀人,僵尸喜食鲜血,你一涂,僵尸立马就苏醒。”

就在此时,一道不合时宜地声音响起。

说话之人,自然就是陈风。

听到此话,仲天庆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。

“小小年纪就不务正业,你以为你那点心思我不知道?想要泡我的学生,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。”

“还不赶紧准备。”

仲天庆再也不掩饰,此刻直接爆发。

黄紫欣呆住了,原来师父是觉得陈风在骚扰自己,甚至是一个骗子。

难怪见面就针对陈风。

“师父,不是这样的。”

她连忙过来想要解释,但仲天庆依然我行我素,根本没有当一回事。

毕竟,能够走到今天的地位,都是靠自信甚至是自负加上强悍的医术走出来的。

很快,羊血送了过来。

按照仲天庆的指示,众人立刻将羊血涂满患者的全身皮肤。

“你这是在作死。”

陈风冷眼看着这一幕。

周围之人,都在替仲天庆说道。

倒是让陈风有些郁闷,直接动手杀了?那也不合适。

毕竟,仲天庆还是救了不少的患者。

只是,面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,依然是我行我素。

陈风也打算让对方自食一次恶果。

“果然好了,这皮肤,好像是真的一样,就是这脱落的样子太丑了。”

管家欣喜地说道。

陈风却是能够看出,羊血方才似乎是在沸腾,这是僵尸在吸收鲜血,很快就能站起来。

“要苏醒了,快看,眼睛动了。”

黄紫欣轻声说道,目光之中充满了惊讶,仿佛是第一次认识师父一般。

仲天庆心中松了口气,脸上也带着几分欣喜。

又治好了一例奇症,这对他的医学生涯十分重要。

突然,那患者猛地站了起来。

“很好,很有精神。”

陈风扫了一眼,此刻患者基本已经转化成了僵尸,仅存的一丝意志也陷入了沉睡之中。

“吼!”

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中,竟是看到患者突然双手猛然插出,死死地掐住了仲天庆的脖子。

仲天庆脑海之中闪过陈风的话,真是僵尸……

陈风摇了摇头,说了是僵尸你不信。

“说不定真的有呢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而且修行者不是已经被证实真的存在了吗?”

“既然修行者存在,那么僵尸为什么不能存在?”

就在此时,黄紫欣站了出来,替陈风说话道。

对于陈风,她始终感觉对方就像是一口深不可测的古井一般,根本见不到底。

而且,她觉得陈风的医术是真的很强,甚至比师父还要强,这是她的直觉。

但现在这种情况,她是没有办法说出来的,不然就是打自家师父的脸了,以后还怎么混。

“不服?那你就试试吧。”

陈风耸了耸肩,退到一旁。

而仲天庆则是按照皮肤“僵尸病”开始进行治病,他使用的是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,内服药加中药外熏。

整个过程,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已经初见成效。

皮肤已经开始软化,而且,最外表的硬皮开始脱落。

“皮肤开始修复了,不愧是医学教授,不愧是我国医学界第一人。”

周围之人又是一连串的马屁上去。

“不急,我这还有一秘方,用羊血涂满患者表面,加上我的特殊药,就能行了。”

仲天庆有些疲惫地说道。

“你这是要杀人,僵尸喜食鲜血,你一涂,僵尸立马就苏醒。”

就在此时,一道不合时宜地声音响起。

说话之人,自然就是陈风。

听到此话,仲天庆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。

“小小年纪就不务正业,你以为你那点心思我不知道?想要泡我的学生,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。”

“还不赶紧准备。”

仲天庆再也不掩饰,此刻直接爆发。

黄紫欣呆住了,原来师父是觉得陈风在骚扰自己,甚至是一个骗子。

难怪见面就针对陈风。

“师父,不是这样的。”

她连忙过来想要解释,但仲天庆依然我行我素,根本没有当一回事。

毕竟,能够走到今天的地位,都是靠自信甚至是自负加上强悍的医术走出来的。

很快,羊血送了过来。

按照仲天庆的指示,众人立刻将羊血涂满患者的全身皮肤。

“你这是在作死。”

陈风冷眼看着这一幕。

周围之人,都在替仲天庆说道。

倒是让陈风有些郁闷,直接动手杀了?那也不合适。

毕竟,仲天庆还是救了不少的患者。

只是,面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,依然是我行我素。

陈风也打算让对方自食一次恶果。

“果然好了,这皮肤,好像是真的一样,就是这脱落的样子太丑了。”

管家欣喜地说道。

陈风却是能够看出,羊血方才似乎是在沸腾,这是僵尸在吸收鲜血,很快就能站起来。

“要苏醒了,快看,眼睛动了。”

黄紫欣轻声说道,目光之中充满了惊讶,仿佛是第一次认识师父一般。

仲天庆心中松了口气,脸上也带着几分欣喜。

又治好了一例奇症,这对他的医学生涯十分重要。

突然,那患者猛地站了起来。

“很好,很有精神。”

陈风扫了一眼,此刻患者基本已经转化成了僵尸,仅存的一丝意志也陷入了沉睡之中。

“吼!”

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之中,竟是看到患者突然双手猛然插出,死死地掐住了仲天庆的脖子。

仲天庆脑海之中闪过陈风的话,真是僵尸……

陈风摇了摇头,说了是僵尸你不信。

Tip:都市神级圣医最新章节第1408章 说了僵尸你不信在线阅读,喜欢都市神级圣医请点赞收藏支持!
play
next
close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