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 - 你们都追女主?那女魔头我娶走了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叶焚手中千锤百炼过的制式长刀崩断,紧接着一股柔和的真气包裹住他,抵消了刀身上传来的强大力量。

“你们?!”

叶焚噔噔退后两步一脸懵道。

沈亦安尴尬挠头道:“岳父,我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
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,惊喜变惊吓了。

“是的父亲,对不起...”

叶漓烟小手抓着简易的礼花筒,知道自己闯祸了满脸歉意道。

“惊喜...”

叶焚嘴角微抽,这是惊吓还差不多吧,方才若不是沈亦安实力够强,自己这一刀砍下来两人非死即伤。

“下次不许这样了!来我这就大大方方来,你们就不怕我的士兵把你们当成敌人的探子抓起来吗?”

误会解除,了解清楚前因后果叶焚坐在椅子上没好气道。

生气倒不至于,就是二人这种方法太危险了,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很容易被误认为是敌人误伤到。

沈亦安和叶漓烟低头唯唯诺诺的并排站在一旁,连连表示下次绝对不会再这样了。

“对了,我那两个站岗的士兵呢?”叶焚后知后觉的问道。

“额,他们在柴房...”

沈亦安尴尬的笑了笑。

来时隐灾出手太快了,不等他出声制止,那两名站岗的士兵就已经被敲晕过去并塞到了柴房中,一套动作行云流水。

叶焚沉默了几秒问道:“没太伤到他们吧。”

“应该没有...”沈亦安不确定道。

“唉,你们大老远从天武城跑过来累坏了吧。”叶焚叹了口气转移话题道,回想自己回来这一路的劳顿,俩孩子怕是也好不到哪去。

“还好吧,并不是很累。”

沈亦安和叶漓烟心虚的对视了一眼。

尤其是叶漓烟,小脸莫名臊得慌,这一路她几乎什么都没做,全是夫君在忙。

“说实话,你们居然去了那,我还真怕你们迷路。”

叶焚口中的“那”自然是宫家祖地,他每次去都需要借助地图和之前设好的标记,不然就连他都可能会在那茫茫群山中迷路。

“对了,你们上山时碰到那位老者了吗?”

“他也是宫家人,那晚他侥幸在外地逃过一劫,回来后就一直甘愿守在那里,成为了宫家的守墓人。”

说到胤天煞,叶焚不禁回忆起往事,目光黯淡了几分。

叶漓烟忍不住攥紧粉拳,倘若不是夫君,她怕是会和父亲一样被魔教一直蒙在鼓里。

沈亦安不自然一笑:“见到了,我们和那位老者聊得很开心。”

“只是他身体并不太好,我们离开时独自一人去山中采药了。”

“身体不好?”

叶焚一愣,他回来时绕路去过一趟宫家祖地,也见到了胤天煞,对方气色挺不错的,完全看不出异样。

也对,岁数大了,什么毛病都可能一夜间凸显出来,等有时间派人去询问一下什么疾病,好从城中抓些药送过去,毕竟是宫家人,多谢照顾是应该的。

沈亦安和叶漓烟同时关注着叶焚的表情变化,生怕对方被胤天煞灌了**药,未来真相大白时犯浑。

结束这个沉重的话题,沈亦安开始向外取给叶焚带来的东西,不一会就让房间没了落脚的地方。

“给我带这么多东西干什么,我一个人又用不完吃不完,多浪费...”

叶焚第一次见识到沈亦安这神奇的储物之法,不懵是假的,他没好意思刨根问底,但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洋溢出来。

尤其是穿上女儿亲自缝制的冬季衣袍时,那种温馨的感觉,叶焚差点老泪纵横。

“父亲,合身吗?”叶漓烟轻声问道。

“合身,合身,太合身了,我太喜欢了,辛苦你了漓烟。”

叶焚忍着发酸的鼻子不断点头点头应道。

“父亲喜欢就好,漓烟不辛苦的。”叶漓烟也很开心,她很开心父亲会喜欢。

三人在房间中聊得很开心,时间很快就到了傍晚时分。

叶焚没有张扬二人的到来,让副官准备好一桌丰盛的酒菜后就散去了其他人。

“殿下,我有要务在身不能饮太多酒,我就这一碗,剩下的都是你的。”叶焚端着酒碗笑道。

“嗯...”

沈亦安看向一旁的酒坛发怵的应了一声。

“殿下放心,我已让人收拾好了房间,你们今晚就在府中住下。”

叶焚十分热情,既然到了自己的主场,定然要让沈亦安好好尝一尝他们的烈酒,入口不一定绵柔,但一定上头,尤其是在寒冬的早晨,饮上这么一碗烧过的烈酒,一整天都暖洋洋的。

沈亦安心中一叹,既然如此,他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反正他修为高也喝不醉,怕叶漓烟担心,他还特意传音说明了一下自己的情况。

“夫君,一定要量力而行。”

“放心吧!”

边吃边聊中,沈亦安与叶焚的话题从家事渐渐聊到了最近的局势问题上。

如今辽东之地已彻底纳入大乾板块,还未完全稳定下来,晋王沈君炎依旧要守在那里,时刻提防蛮人的反攻。

除此之外,紧邻北疆的三个州府早已经开始新一轮的募兵扩充军备,为的就是时刻支援北疆,并防止蛮人从其他地方偷入大乾境内。

真正战时最麻烦的不是蛮人的正规军,往往是那些雇佣兵和盗贼团伙最为棘手。

他们的实力普遍强于普通士兵且机动性很强,几乎是劫掠完一个村庄就会马上离开,目标小,行踪不定,想要围剿就需派出数倍于对方的兵力,比一般的山贼还要难处理干净。

按照以往的经验都是由武卫司解决,或者雇佣本地的门派势力对这些雇佣兵和盗贼团伙进行追杀。

前者不用多说,后者鱼龙混杂,不少人鱼目混珠,为多骗一份人头钱不择手段,情节恶劣的很可能会杀人越货,蛮人、大乾两边通吃。

这个方法有利有弊,减轻了武卫司的压力,却容易造成局势进一步的混乱。

统一管理也不行,毕竟江湖中人对于武卫司的好感度几乎为零,想让他们好好听武卫司的命令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说这么多,叶焚非常想听听沈亦安是否有巧妙的解决方法,为未来多增加一份备用方案。

方法有,但沈亦安觉得拿不上台面,说出来还比较尴尬。

叶焚闻言顿时来了兴趣:“没关系的殿下,这里没外人大胆说出来。”

“岳父,我的方法可能比较简单粗暴,既然怕他们到处捣乱,为何咱们不先出手?”沈亦安语气微沉。

“咱们先出手?”叶焚一愣。

沈亦安点头一脸真挚道:“咱们先出手杀光他们。”

正喝茶思考前半句话意思的叶焚听到后半句话后身子一抖,差点一口茶水喷出来。

Tip:你们都追女主?那女魔头我娶走了最新章节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胆说出来!在线阅读,喜欢你们都追女主?那女魔头我娶走了请点赞收藏支持!
play
next
close
X